《岁月难换你钟情》(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南惜傅景越岁月难换你钟情

岁月难换你钟情

时间:作者:叶蓁来源:zsy

岁月难换你钟情在线免费阅读主角是南惜傅景越的最新小说由叶蓁写的,岁月难换你钟情免费在线阅读:他站在高点,看着我低入尘埃,他说,“南惜,你记住,我永远不可能爱你。”三年如履薄冰的婚姻,一场阴差阳错的误会,令我心死如灰。可是,后来,他又说,“是我错了,对不起。”。。。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岁月难换你钟情》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我是你的妻子

“讨厌……”

黄昏时分,我拎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菜,还没来得及放入冰箱,就听见楼上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叫声。

冬日的太阳透过落地窗洒了一地,我却感受不到一丝暖意,整个人如坠冰窖。

我结婚三年的丈夫,傅景越,已经有一个月零九天没有回过家了。

今天一回来,就送我这么一份大礼。

一个月零九天没有见过他,我却能清楚的知道他都干了些什么事。

大前天,和知名女星一起从国外度假回来,孤男寡女,引人遐想。

前天,带一个嫩模参加了某个重要饭局,被狗仔偷拍到暧昧照片。

昨天,也没干什么好事。

这些事情,我都强忍着心如刀割的疼痛,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但是,此时我再也无法忍下去,我穿着棉质拖鞋,一步一步的上楼,心中的怒意和酸楚几乎要溢出来。

我站在卧室门口,开门时手腕竟有些使不上劲,我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在害怕。

下一瞬,房门被人拉开,我后知后觉地收回手,明明是上来捉奸,反而不知所措了起来。

傅景越拧眉看向我,哪怕是刚刚做完那种事,也有着强大凛然的气场,他轻讽,“听够了吗,来,点评一下,是不是比你叫的好多了?”

他简单一句话,让我觉得难堪到了极点。

他穿了件深色睡袍,只随意的在腰间系了条腰带,领口大敞,露出肌肉线条分明的胸膛,以及……刺目的口红印。

只觉得气血直涌上头顶,我深吸一口气,越过他,径直走到床边,用力将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拽下床,嘶声低吼,“滚出去。”

极速快三我知道,我现在一定和泼妇没什么两样。

极速快三可是,这应该就是傅景越愿意看见的。

她摔倒在地毯上,完全不在意,还嗤嗤发笑,“怎么……你伺候不好傅总,还不让别人满足他么?”

我气得指尖都在发颤,从钱包里抽出五百块砸在她的胸前,“谢谢你的伺候,这是你的辛苦钱,拿好了,赶紧离开我家。”

五百,这行里最低的一个价。

“你!”

极速快三她恼羞成怒地瞪向我,猛然抬手朝我甩来,我下意识闭眼,意料中的疼痛却没有降临。

傅景越牢牢钳住她的手腕,我心中微动,下一秒,却听他温声道,“别脏了你的手,乖,让司机先送你回去。”

那个女人得意地看了我一眼,而后乖顺地点头,拎着包出去了。

脏?

我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多年的男人,硬生生憋住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声线抑制不住的发颤,“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堪吗?”

他缓缓勾起唇角,眸中却没有一丝笑意,嗓音寒凉,“不只是不堪,还有厌恶。”

简简单单几个字,毫不留情的扎进我的心底,轻而易举的碾灭我心中所有的盼望。

我不顾滚落的眼泪,看向他的眼睛,“傅景越,我是你的妻子啊……”

极速快三他眸中的情绪一闪而过,又恢复一贯的深邃冷厉,伸手掐住我的下颌,一字一顿的反问,“妻子?”

我迎上他的目光,“对,我是你明媒正娶的……”

他带着几分怒意打断我的话,声音透出蚀骨的寒意,“莫非你忘了我当年为什么娶你?”

 

第2章 不过是个养女

他顿了顿,“还是说,你以为你三年前对曼葶做的事,真能瞒天过海吗?”

极速快三我怔住……呵,他还是不相信我啊,从未相信过我吧。

眼前的这个男人,从第一次见面,我便鬼迷心窍地爱上了他,已经整整七年了。

可大学同学叶曼葶告诉我,她和傅景越是青梅竹马,两家人已经在准备订婚了。

我小心翼翼把自己的感情珍藏在心底,不敢告诉任何人。

直到三年前,宁城的所有商界人士都被一则新闻轰动,新闻内容是我的爸爸南铮睡了叶家长女叶曼葶。

我一直不清楚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我爸爸说他当晚在酒店应酬,喝多后就回了房间,第二天醒来叶曼葶在他床上,而门口全是记者。

叶曼葶却一口咬定是我给她下了药,把她送入了我爸爸的房间。

多么荒唐拙劣的诬陷,偏偏傅景越信了,之所以娶我,不过是出于报复。

我心知肚明,却还是不知死活的答应了,换来了三年如履薄冰的婚姻生活。

我不怨,也不后悔。

只要能温暖他的心,别说三年,哪怕再用三十年,我都心甘情愿。

可此时,无法忽视的酸楚在我的胸腔蔓延,我无力地开口,“我解释过无数次,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我……先不说我和叶曼葶曾经是朋友,我为什么要设计自己的爸爸啊,我疯了吗?”

极速快三他冷笑着反问,“为什么?你不是应该比谁都清楚吗?”

我有些懵,不清楚他话语中的意思,却还是忍着下巴的疼痛,低声下气地道,“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影响很大……但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

你忘了么,我妈妈都因为这件事精神失常了,我难道会不顾自己的家人吗……”

他的脸色并没有因为我的解释而缓和一点点,反而愈发阴沉。

他用力一把甩开我,我踉跄两步跌倒在地,手肘在地面磕得生疼。

他走近,语气犹如结了层寒霜,“演的可真好。

你当然不会不顾自己的家人了,可问题是,南铮他们两口子根本不是你亲生父母!”

他的话仿佛一道巨雷劈在我的身上,我懵了好一会儿,“不可能,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他冷嗤,从书桌上拿了份文件,扔在我身上,“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我慌乱地翻看文件,连一个字眼都不错过,心跳一下比一下快。

他查我,查得分外详细,就连我买衣服偏爱哪个品牌都有。

唯独八岁前的经历,是空白的。

良久,我浑身的血液好似都被冻住了,“这是假的,我不信。”

他俯下身,低沉冷厉的声音从我的头顶砸下,“你八岁才被领养,都已经开始记事的年龄了,应该比谁都清楚自己不过是个养女,还要和我装下去吗?”

不过是个养女……

从小,父母就特别疼爱我,甚至比对我哥哥都要好,我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养女。

我缓缓站了起来,发狂似的把手中的文件撕了个粉碎,握住他的手臂,喉咙哽咽,“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我明明就是爸妈的亲生女儿……”

他居高临下地睥睨着我,深邃的双眸满是毫不掩饰的憎恶,“呵,我明天约了你父亲,是与不是,明天就知道了,我看你还怎么装!”

话落,他狠狠地推开我,决绝地踏出房门,就要下楼离开。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脏仿佛在一瞬间被人撕得鲜血淋漓,眼泪无法控制地滑落……这是我的丈夫,我心心念念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啊。

崩溃和绝望彻底吞噬了我,我脱口而出,“离婚吧,我们离婚。

 

第3章 明知故问

以前总以为,有喜欢的人就一定要在一起,但现在,我只想自己独自珍藏好这份感情,而不是这样被践踏。

极速快三他嗤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连头都没有回,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离婚?你有什么资格提离婚。”

我愣在原地,楼下传来他离开时关门的一声巨响,我浑身一震,身体溃败地靠在墙壁上,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陡然清醒,不顾冬夜寒冷入骨的风,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他可以淡然地等到明天,我等不了,尽管我口中说着不信,心里却无法平静。

我要回家,回家找爸爸问清楚。

那份文件,查得太详细了,几乎和我的记忆是吻合的。

八岁前的经历是空白的,而我……没有八岁前的记忆。

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明白我心底里的恐惧和不安,仿佛在某个瞬间,我的生活就会彻底被颠覆。

我不要命似的将油门猛踩到底,理智已经荡然无存,不断的和自己重复一句话:我是……我一定是爸妈的亲生女儿。

平常接近半个钟的路程,我今晚不过十几分钟就开到了,结果车还未挺稳,我哥南皓就打电话过来,着急忙慌地说,“小惜,爸心脏病发了,正在中心医院抢救……”

我的心咯噔一下,只觉得眼前发黑,又往医院赶去。

我赶到时,爸爸已经被转到病房了。

南皓正靠在病房外面的墙上,我走过去,急切地问道,“哥,爸怎么样?”

他跨了一步,坐在椅子上,抱怨道,“你怎么这么慢?暂时没什么问题了,不过医生说了,等爸状态稳定后需要再做一次手术。”

我悬在嗓子眼的心,才算稍微放下去了一些,“那我进去看看爸。”

他抓了抓头发,站了起来,“我先走了,还有点事。”

“好。

极速快三”我应声,又对着他的背影嘱咐了一句,“慢点开车。”

见他走远,我才转身开门进入病房,在看见叶曼葶在病房里时,我怔住了。

三年前那件事,被记者堵了个正着,闹得人尽皆知。

我妈妈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坚决地和我爸爸离了婚,后来却在日积月累的抑郁中,精神失常了。

而叶曼葶的父母,竟然顺势借着流言蜚语,逼迫我爸爸娶了叶曼葶。

昔日的大学同学,如今……是我的后妈,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坐在病床一旁的沙发上,抬头朝我看过来,故作关心道,“这大半夜的,景越怎么也不陪你一起来?”

真是明知故问。

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径直走到病床旁,爸爸刚从手术室出来还在昏睡,我不想和她在这里争执什么。

其实当初在知道爸爸和叶曼葶的事情后,我就不知觉地和爸爸疏远了,我执拗地认为,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

特别是在妈妈精神失常后,我心里更是开始埋怨他甚至恨他了。

埋怨他和叶曼葶荒唐的关系,埋怨他答应了妈妈离婚,埋怨他娶了叶曼葶……

可此时看着他气息微弱地躺在病床上,我的心口却一阵阵的闷疼,眼泪不知觉的往外涌。

是非对错,在至亲和生离死别面前,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我覆上爸爸插着针管的手背,哭得哽咽,“爸爸,爸爸……我来看你了。”

极速快三不管傅景越说的是真是假,爸爸对我的好,却从没有掺过半点假。

身后一声轻叹,叶曼葶一手搭上我的肩膀,安慰道,“小惜,别难过,医生说了,快的话明天就能醒过来。”

我转身,避开她的手,直白的问,“你又在打什么算盘?”

同类文摘

疯狂斗牛 股票配资 北京赛车PK10计划 河北快3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北京赛车pk10玩法 北京快3 福建快3 吉林快3 快三投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