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圣女驾到陶蛮蛮叶知北_腹黑圣女驾到小说在线阅读

腹黑圣女驾到陶蛮蛮叶知北_腹黑圣女驾到小说在线阅读

腹黑圣女驾到

时间:腹黑圣女驾到作者:弥砂来源:zzy

腹黑圣女驾到陶蛮蛮叶知北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腹黑圣女驾到是作者弥砂写的一本小说精彩章节完整版免费看:大瑞王朝人杰地灵,腹黑少女混的风生水起。她只是公务在身,谁知不小心惹上一个毒舌冤家!案件扑朔迷离,线索杂乱无章,拨开层层迷雾,她却不敢触碰真相面对如此脆弱的她,他拥她入怀:就算世界再危险,我依然守候在你身边!。。。

《腹黑圣女驾到》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秘密

“你放心。王爷待我很是不错,我可不是一个恩将仇报的人。我试你,不过,是想请你给我帮忙。你也希望我可以尽快离开长平王府吧?”

风佑南听到她说这话,突然恍了一下神,心中竟然生出一丝地舍不得来。

他吓得立刻甩了一下脑袋,而后说道:“那是当然 我恨不得你现在立刻离开长平王府,永远都不要再出现了!”

“好,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陶蛮蛮还想说什么,但是也看了一下四周,压低了声音对风佑南说道,“此事事关重大。还是找个隐秘的地点说吧。”

的确,这儿会有很多下人走来走去。他们在此谈论的确不太合适,而且,被人看到了,传到长平王的耳朵里,难免又会让他多想。

风佑南思来想去,便将陶蛮蛮带到了王府一处废弃的房间。虽说被废弃了,里面却还是干干净净的。而这房间里面,竟然还有一件密室。

“外面的房间,以前是我母妃放东西的。她死后,这里就被空了出来。平日也只有来打扫的下人,其他人是不会来的。至于这里,是我偷偷找人修的,连我父王都不曾知道。”

极速快三陶蛮蛮一听,眼睛就亮了起来。“那我是不是又抓住了你一个把柄?”

风佑南当即一愣。陶蛮蛮见他这个表情,那可就更加高兴了。

“那么,那个花容知不知道这事儿?”

“花容,她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花容的?”

“你和那个国舅说话的时候说到的啊!她到底知不知道啊!还有你会方术地事儿!若是她知道,倾城坊又是人来人往的,她说不定还能给我帮忙呢!”

风佑南的表情不是很好。“她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也不想让她知道。花容不幸流落青楼,已经很可怜了。我希望你不要去打扰她。”

“不知道,就不知道呗!这么凶做什么。你若是真的对她好,为什么不将她娶回家啊?”

“花容年幼时曾经救过我的命。我这才照拂于她,仅此而已。自然不能娶她入门。而且,她离开倾城坊,也无处可去。现在这般,已经很好了。”

“不过门,那也可以给你们长平王府当个丫鬟什么的啊!分明就是借口!”

“花容自己不愿意离开,我当然得尊重她的意思。”

极速快三“她若是不幸流落青楼,怎么会不愿意离开,不会是不想离开,把你当冤大头吧!”

风佑南这次可是真的生气了。“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好了,好了。不说你那个宝贝疙瘩了还不成?”

“你不是有事找我吗?到底是什么事?”

陶蛮蛮这才说道:“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陶木族的圣女。陶木族剿灭了莫忘宫,但是还是有一些小喽啰逃到了京城。我要找的人,就是他们。”

“这么大的事情,你们陶木族怎么就派了你一个人来了?也太不上心了。”

“那次大战虽然我们将莫忘宫剿灭,但是,我们陶木族也是死伤惨重。你们长平王府当年不是也差点全军覆没吗?”

不知不觉之间,两个人的对话又开始剑拔弩张了起来。

“而且,不过是几个小喽啰而已。我一个人就够了。当然了,也是担心动静太大,被你们瑞朝给盯上。”

“若是你们的皇帝为了禁方术而否认方术的存在,将我以妖言惑众的罪名给杀了,那多不值当啊!”

极速快三陶蛮蛮的这个假设非常的有道理。皇帝的确是这样的人。不过,这一百多年来,如果不这样做。那这个方术又怎么会被禁的那么彻底呢?

现在,在瑞朝普通百姓的心中,这方术只存在于神话和一些志怪故事,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即使说到莫忘宫的方术,也只觉得是以讹传讹而已。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说到月亮上的嫦娥一样。中秋佳节是存在的,但是嫦娥却不一定。

“那你希望我帮你做什么?”

陶蛮蛮拿起了她脖子上的这个项链,而后施展了一下方术,那石头就开始亮了起来,红光闪闪。

“这是……”

“这只是一条普通的项链。不过,我用了点方法。只要我周围有人使用方术,那么它就会出现这样的光,这样,我找人就方便多了。你呢,就帮我一起找。”

“那莫忘宫的人可有什么特征吗?”

“这个特征倒是不太明显……”陶蛮蛮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风佑南。

“莫忘宫的人从小就要经过严格的训练。如果能够通过训练,那么他们的后背上便会被刺下一个刺青,是桃花。因为很多方士喜欢用桃木剑。”

“那如果没有通过训练呢?”

“那自然只有死路一条了!你以为莫忘宫是什么好地方吗?”

风佑南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陶蛮蛮继续说道:“既然花容姑娘不知道你的事情,那我就不给你做一个一样的项链了,被她发现了,你也不好解释。罢了,那就用这一个吧。”

“别啊!要不这个,你把这个变成会变热的。这样,不就不容易被发现了吗?”

陶蛮蛮见风佑南这么激动,说道:“你这不会是要拿去玩儿吧!”

“怎么可能呢!我这不是想帮你早点找到那些人吗?”

陶蛮蛮才不会相信他,翻了个白眼就出去了。

风佑南突然问道:“如果不是我,是阿北的话,你会同意吗?”

风佑南问的突然,又没头没尾的,陶蛮蛮想了一会儿才知道他在说什么。“你怎么能和叶大哥比呢。他可比你靠谱多了。”

风佑南急匆匆地走到了陶蛮蛮的面前,说道:“我怎么不靠谱了?要是没有我,那个谢猪肉现在还指不定在哪儿呢!”

陶蛮蛮的表情充满了不信任。

风佑南急了。“你别不相信。你去问问阿北,他这个第一神捕的名头是不是有我一半的功劳。那些人,都是我找到行踪的!”

陶蛮蛮点点头,说道:“你是用方术找的吧?我就是因为这个怀疑你的。因为我其实也是靠方术找到小宁村的。你以后还是少用方术吧。”

陶蛮蛮说完,就走了。

风佑南真的很气,非常地生气。这是一种想赢对方,而对方却放弃了比赛的感觉。

风佑南心里头不爽快,便也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倾城坊。算起来,他已经许久没有去倾城坊了,今天好不容易去了一次,没待多久就走了。这可不像他。

于是乎,晚间,风佑南又大摇大摆地进了倾城坊,而后直接去了三楼花容的房间。

花容连忙让人准备了糕点,也瞧出风佑南的心情不是很好,连忙问道:“小郡主没事吧?”

风佑南喝着酒,突然笑了一下,而后说道:“她可不是什么小郡主。”

“那她是那位被长平王给保出来的姑娘吗?所谓陶木族的人?”

极速快三“正是。”风佑南又猛地喝了一大口的酒,“嚣张跋扈,一点儿都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她现在是住在我家里,居然还敢惹我生气!”

“那她怎么惹你生气了?”

风佑南却是说不出口,便自顾自地倒酒,说道:“好了,不说她了,真是倒人胃口。”

“好,那让容儿给你弹奏一曲吧!”

风佑南点了点头。花容就在古琴的面前坐下,而后开始弹奏曲子。曲调宛转悠扬,的确是有让人忘却烦恼的功效。

只是,这一份悠然却并没有持续太久。

极速快三一个尖利的声音划破长空,将所有人都给惊了一惊,并且伴随而来的是不知从何处而起的恐慌。而后,便有许多人往尖叫的来源去了。

倾城坊的后院有一个小小的花圃,养了许多的花,虽然也算不得名贵,但是也都开的分外娇艳,春夏秋冬更有四时之景,也算是倾城坊内一处极有情调的去处了。

此时,一个丫鬟摊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前方,由此可知,刚才的尖叫就是由她发出来的。大家纷纷顺着她的目光往前看去,只见两颗人头被放在了花圃的入口处,就像是守着这处花圃的门神一般。

那两颗人头全都是惊恐地睁着双眼,两行血泪从眼眶里流了出来。这样可怖的景象硬是将这原本美丽诗意的地方给变成了诡异的炼狱。

即使是男人们看到了,都忍不住后退一步,那些胆小的更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叶知北很快就来了,并带领着六扇门的捕快,直接将整个倾城坊给封锁了起来。而后,他才走到了发现人头的地方。

风佑南已经在那边等着他了。叶知北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有那么多的客人还有姑娘,便吩咐手下的人去问话。

极速快三风佑南也被带下去了。不过,他知道的不多,所以很快就结束了问话,回到了那片花圃。而叶知北此时,则是蹲在一株牡丹花下,神情严肃,似乎是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风佑南走了过去,也蹲下,便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血腥味。

花泥

他立刻掩住了自己的鼻子,说道:“难不成还是这花成精了吗?”

叶知北说道:“我已经走了一圈了,就这一片的牡丹花下面的血腥味最浓。而且,这两个人的尸体也还没有找到……”

风佑南连连后退了几步,说道:“你不会是说,尸体埋在下面吧?”

叶知北伸手拔了一下那些牡丹花的花干,而后说道:“不像是新种上去的。”

风佑南毛骨悚然。“难不成,给剁成花泥了?”

叶知北说道:“我也是这么猜测的。毕竟,这血腥味里面,仔细闻一闻,似乎还有一股腐肉的味道。你试试?”

风佑南连连摇头,而后将自己的嘴巴捂得更紧了。“我才不要呢!臭的要死!”

没有多久,仵作便带着自己的弟子们过来了。那仵作先行检查了一下,而后领着弟子们将那些花给连根挖走了。挖的时候,那土里还有好多的血,但是却看不见一点的残肢,连个指甲盖儿都没有。

仵作准备回去了,叶知北问道:“这个案子是不是跟上次的灭门碎尸案很像?”

仵作说道:“猛地一看,作案手法是差不多的。不过,具体的我还得回去检查之后才能告诉你。不过,如果两个作案手法一样,那才奇怪。之前的那个案子,真凶明明已经被捉拿归案了!”

叶知北点了点头,仵作就急忙赶回六扇门去了。

极速快三叶知北起身往外走,风佑南急忙追上,说道:“你不再看看?”

“都没裹进泥里了,线索比上次还要少。我打算去找找谢猪肉。”

风佑南跟着他,说道:“这案子的确奇怪。要么就是故意模仿之前的杀人手法,故弄玄虚。不过,要说上一次的案子,我们好像是歪打正着,并没有决定性的线索来指正谢猪肉。如果谢猪肉硬是要狡辩,其实,也是可以说得通的。”

叶知北停了下来,说道:“我后来回想过这个案子,的确是觉得一切都太顺理成章了一些。好像就是有人引着我们去找谢猪肉的。”

“你是怀疑阿蛮?”风佑南皱起了眉头。

叶知北连忙否认,说道:“我只是觉得一切太顺利了,没有怀疑阿蛮姑娘的意思。”

叶知北走和风佑南走到了大厅,捕快们还在询问那些客人和姑娘们。一个捕快走到了叶知北的面前,说道:“老大,这两个死者的身份已经知道了。是武阳侯府的两个下人。据说……”捕快偷偷瞄了风佑南一眼,“据说今天下午,世子曾经打过他们,甚至连武阳侯都给打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杀的人呗?”

风佑南当即就来了气。叶知北抬手阻止了风佑南,说道:“他不过是据实已报。你跟我去六扇门吧。”而后,叶知北又对那捕快说道,“去武阳侯府送个拜帖,就说我明日亲自登门造访。”

“我知道了!”风佑南说道,“一定是国舅那小子想整我,所以杀了他的两个下人,想要嫁祸给我!反正,他们家就是不把人命当命的!”

叶知北说道:“你不要被情绪影响了判断力。如果他想整你,何必将人剁成花泥呢?而且,你觉得他的脑子,能想到那么复杂的事情吗?”

的确也是……

叶知北和风佑南来到了关押谢猪肉的大牢。谢猪肉现在已经是不成人形了,他恨不得立刻就去死,但是规矩偏偏还得让他多等上几个月。

谢猪肉见他们来了,便说道:“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们还来干什么?”

叶知北走到了锁头的位置看了一下,没有被撬动的痕迹,而且,他这副模样,如果出去了,必然是非常的引人注意的。所以,是谢猪肉跑出去再杀人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叶知北对谢猪肉说道:“今天又发生了碎尸案,这一次,是剁成了肉酱,埋在土里面做了花泥。你这边,有没有什么事情隐瞒了我们?”

“你们是怀疑我吗?我都没有出去过,难不成,我是神仙吗?”

谢猪肉的一番话可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风佑南脸色一变,脑海中回想起了那天在马车里,陶蛮蛮和他们说的疑点,立刻对谢猪肉说道:“你是如何知道是他们杀害了你的妻子?”

“我不是在公堂上都说过一遍了吗?”

“我现在希望你可以再说一遍!”

谢猪肉看了风佑南一眼,而后对他说道:“我是在我妻子的尸体边看到了他们府里面的玉佩。那玉佩我认得,就是他的!他之前还想拿这个骗我XF儿跟了他!我死都不会认错的!”

叶知北皱了眉头,说道:“你在公堂之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谢猪肉愣了一下,而后说道:“可能公堂上太紧张了,将玉佩的事情给忘记了。”

虽说这个解释也能说得通,但是,总觉得还是有哪里怪怪的。

风佑南准备离开了,但是,到了外面之后,才发现有很多捕快在外头,而国舅就站在外面。风佑南翻了一个白眼,越发觉得就是这个国舅想要整死他。

于是乎,风佑南就这么被那些捕快给抓了起来。他不能拘捕,拒捕只能让他们觉得你是做贼心虚,畏罪潜逃。

叶知北就在旁边,但是因为国舅亲自指认风佑南就是凶手,所以他也是无可奈何。风佑南对叶知北说道:“我要见阿蛮。我要见阿蛮!”

叶知北虽不知原因,但是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长平王府,将这件事情告知了长平王,并且亲自接陶蛮蛮到了六扇门。长平王原本也想去的,但是被叶知北给劝了回去。

“王爷,这个案子似乎和上一个案子还有一些关联。而且,不论是阿蛮姑娘还是阿南,都和长平王府息息相关。我们不得不防啊!”

陶蛮蛮听的是晕晕乎乎的,她不知道还有人会打长平王府的注意。现在是个太平的时节,虽然长平王府手握兵权,但是他看着也很是闲散。到底是何人这么看他们不顺眼?

叶知北和陶蛮蛮一路朝六扇门去了,路上,叶知北大概和陶蛮蛮说了现在的情况。陶蛮蛮冷笑一声,说道:“那我就指认那个国舅为了陷害世子,所以才杀了他的两个跟班呢。要论皇亲国戚,咱们也不吃亏啊!”

是我调戏你

叶知北轻笑了一下。陶蛮蛮问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叶知北说道:“京城最不缺的就是皇亲贵胄。这里面的关系复杂,就连王爷都得思量几分。这倒不是说王爷怕了他们,只不过长平王府都喜欢清静的日子而已。你现在既然住在王府,又有王爷给你作保,所以更加应该小心谨慎,不要被人抓住了把柄。”

陶蛮蛮点了带你头,说道:“叶大哥,你尽管放心,我可是最会小心谨慎的了。”

叶知北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而后说道:“没想到,你和阿南这么快就熟络了。今天傍晚,他在王府门口等你,现在,又指明要见你。”

陶蛮蛮可不想叶知北误会什么,赶紧说道:“不是这样的,一点儿也不熟。我们还老吵架来着。估计,他是想拉我下水吧!”

叶知北只是笑了笑,两个人到了六扇门,进了大牢。

陶蛮蛮看了看风佑南住的牢房,里面有一张石床,被子枕头是一应俱全。这也算是六扇门给了长平王府一个薄面。只不过,这和陶蛮蛮之前住的比起来,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风佑南见他们来了,便说道:“阿北,你先回去吧,我有话要单独和她说。”

陶蛮蛮立刻看了一下叶知北的表情,不过,叶知北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点头,而后离开了。陶蛮蛮心中不免有一些失望。

风佑南见陶蛮蛮一直看着叶知北的背影,便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硬是将她给拉了过来。陶蛮蛮没有防备,就那么直接撞在了栏杆上。风佑南立刻松了手,说话的声音都不稳了。要不是有栏杆挡着,陶蛮蛮刚才就该撞进他的怀里了吧?

“你……你老看着他干什么啊!我……我都跟你说过了,他有心上人了!”

陶蛮蛮懒得和他说这些让人不高兴的话题,直接问道:“说吧,找我来,干什么?”

这儿还是有好些囚犯的,所以,风佑南也不能直接和陶蛮蛮说。他招呼了一个狱卒,然后把陶蛮蛮也给关了进去。

那狱卒看着他们两个人,笑的是一脸的暧昧。陶蛮蛮心情可就更加的不好了。在那狱卒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绊,整张脸摔在了地上,牙都摔掉了几颗,满嘴都是血。

风佑南亲眼看到了陶蛮蛮用方术报复别人,忍不住看了她几眼。如此看来,她对自己果然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陶蛮蛮转身看向了风佑南,风佑南便拉着她坐在了床边,而后两个人凑在一起说着方术的事情。其实,他们是在非常严肃认真的讨论案情。但是,他们不知道,在别人看来,这样的姿势实在是过于亲密了一些。

“你是怀疑,这两个案子其实都是莫忘宫的人做的?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杀着玩儿吗?”

陶蛮蛮总是能语不惊人死不休。

风佑南说道:“当然不是。我也只是怀疑。你自己不是也说之前的那个案子有疑点吗?我和阿北刚刚问过那个谢猪肉,他的说法又不一样了。真的非常诡异。而且,这一次的案子也是除了知道死的人是谁以外,找不到任何的线索。还有上一个案子,是不是莫名其妙就给破了?”

陶蛮蛮皱着眉,问道:“那你当时怎么会想起来去集市买猪肉呢?你不是世子吗?”

风佑南说道:“我去集市买肉其实就是觉得这样子的刀法和力气也就只有那些买猪头的有了。所以才找个借口,让阿北一起去集市看看。结果,就知道了谢猪肉这个人。他还正好在这个时候离开,妻子也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不是引得人去追查他吗?”

陶蛮蛮说道:“确实是奇怪的很,就像是有人将证据送到我们面前一样。那个谢猪肉被关在哪里呢?”

“那边拐角第一间。你要做什么……”

风佑南的话音还没有落下,陶蛮蛮就直接奔到了那边的牢房,外头是不是有锁,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陶蛮蛮的突然出现吓了谢猪肉一大跳。陶蛮蛮蹲了下来,问道:“谢猪肉,你在行凶之前,有没有见过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或者说,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什么奇奇怪怪的话?”

陶蛮蛮的余光看到了一抹红光。她慌忙低头,果然看到那块红色的石头闪闪发光。那谢猪肉被吓得当即往后退了几步,大喊着:“妖怪,妖怪啊!”

陶蛮蛮将那个红光给隐去了,而后往前走了几步,居高临下地看着谢猪肉,说道:“说!你到底见过谁?”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谢猪肉的惨叫声就连风佑南那边都听的是真真切切。而后,他就突然倒在了地上,没有了声音。

陶蛮蛮用脚踢了踢他,说道:“别装死。你这是被人利用了,当替死鬼了你知道吗?”

但是,那谢猪肉就是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陶蛮蛮正准备蹲下来查看一下他的情况,突然风佑南出现在了她身边,二话不说,抱着她就回去了。

在外头吃肉喝酒的狱卒被谢猪肉的声音吸引地跑了过去,而陶蛮蛮此时已经被风佑南给带回了他们自己的牢房。

风佑南十分得意:“你看,要不是我,你又要被当成嫌疑犯了!分明能跑都不跑,难怪被阿北给当场抓住。真的是笨得要死。”

陶蛮蛮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谢谢你啊,那你现在能把你的爪子给挪开了吗?”

风佑南低头,这才看到自己的手还揽着陶蛮蛮,姿势非常的亲密。风佑南的两颊通红,反倒是陶蛮蛮面无表情,一点儿都没有觉得任何的暧昧和不适。

风佑南松开了手,忍不住说道:“你是姑娘吗?居然面无表情,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陶蛮蛮顺手捏着风佑南的两颊,说道:“那你不是个爱玩的公子吗?这样就脸红了?现在难不成是我在调戏你吗?”

风佑南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活了二十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捏着他的脸嘲笑他。他堂堂长平王府的世子,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姑娘调戏呢?

风佑南伸手将陶蛮蛮的两只手给抓了下来,而后反折到她的身后。陶蛮蛮的身体就这样不自觉地朝风佑南靠近。

陶蛮蛮还没有反应过来,风佑南就已经低头,含住了陶蛮蛮的嘴唇。陶蛮蛮真的是一脸懵,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个情况。风佑南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好像马上就要冲破胸膛了。

不过,风佑南很快就松开了她,只不过两个人依然这么紧紧地贴在了一起。风佑南观察着陶蛮蛮的脸色,看到她的两颊出现了红晕,这才高兴地笑了起来。“阿蛮,应该是我调戏你才对!”

陶蛮蛮如梦初醒,一把推开了风佑南。紧接着,风佑南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什么给掐住了,一点儿气儿都吸不进去。

风佑南却也立刻解了这个方术,而后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陶蛮蛮的面前,得意地挑了一下眉,说道:“怎么样,我厉害吧!”

陶蛮蛮警惕地往后面退了一步,而后说道:“你的方术不像是自学成才。你是不是跟着什么师父学过?”

风佑南突然又觉得有一些溃败。他亲了陶蛮蛮,他现在的脑子里只有陶蛮蛮那柔软的嘴唇,然而陶蛮蛮现在脑子里面居然还只想着方术!

陶蛮蛮见风佑南不回答,连忙追问:“你说啊!你是不是跟着师父学的。那个师父是莫忘宫的,还是陶木族的?你说啊!”就风佑南这么厉害的方术,绝对不可能是自学成才的。陶蛮蛮自己,也是苦学了十几年才有现在的本事。

风佑南说道:“是有一个师父教了我,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是何人。也许,不是你们南疆那边的人呢?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陶蛮蛮不屑的笑了一下,说道:“不说就不说吧。扯这些干什么。”

那些狱卒在牢房内外跑来跑去的,都没有人往风佑南这边看一眼。陶蛮蛮有些绝望,说道:“是不是他们不给我开门,我就别想出去了?”

风佑南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目光,说道:“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陶蛮蛮突然转身,大步走到了风佑南的面前,扬起了脑袋,说道:“你刚刚不是亲我了吗?怎么,忘了?”

陶蛮蛮粉嫩粉嫩的嘴唇就这么明晃晃的在风佑南的眼前。风佑南的目光就一直落在陶蛮蛮的嘴唇上,移都移不开。刚才的感受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

陶蛮蛮也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急忙退开了几步,说道:“刚刚红色的石头亮了。所以,这些案子,的的确确是会方术的人做的,那十有八九就是莫忘宫了。你放心,我和叶大哥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其实,陶蛮蛮的心里也是很慌张的,所以,她得用这种正经来掩饰她的内心。

《腹黑圣女驾到》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安徽快3 北京赛车PK10计划 山东群英会选号技巧 湖北快3 玖玖棋牌app 吉林快3 福建11选5走势 江西快3 河南快3 湖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