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婚之总裁太腹黑)(叶宝)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

(豪门宠婚之总裁太腹黑)(叶宝)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

豪门宠婚之总裁太腹黑

时间:豪门宠婚之总裁太腹黑作者:唐轻来源:zsy

(豪门宠婚之总裁太腹黑)主角(叶宝)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章节,豪门宠婚之总裁太腹黑是作者唐轻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热门小说:为逃避“哥哥”,她寻求他庇护。明明是花花公子,却独宠她。爱妻秘诀:老婆不败家,赚钱给谁花!喜欢就都买,我来付!叶宝,京都第一美人,拜金明骚。平生三大爱好:包、够买包的钱、够钱买包的男人!按照她的说法,再深的感情都会褪色,但包不会褪色。所以她的愿望是有生之年和最多的包包,谈轰轰烈烈的恋爱。男人,什么玩意儿?...

《豪门宠婚之总裁太腹黑》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4章 伴娘伴郎

陆骁你个王八蛋,你说不让就不让?我偏要刷爆你的卡,刷得你公司破产倒闭!

----------------------

陆家前一天送来了伴娘礼服,隔天叶宝一大早起身梳洗化妆,赶去和另外两个伴娘会合。

一个是尹霜,京都名媛圈里出了名的不羁泼辣,真人倒是很好相处,就是急性子,堵车的时候司机只差没她催哭,苦逼得要死。

另一个是陆瑶,陆骁的表妹。

但和冷面神性格截然不同,活泼又可爱,讨人喜欢。

一行人赶到新娘娘家,没多久伴郎团就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尹霜也不是吃素的,出各种困难的谜题,答不上不让进门,伴郎团嗷嗷惨叫。

后来大概是新娘急了,丈母娘亲自给开的门,伴郎团一拥而入,攻陷领地,漫天撒红包。

她满地捡钱,一下子捡了十几个,厚厚的一沓,心花怒放。

“还有吗?再扔几个!”

“再多几个,也不够赔修车费!”

伦敦腔,一股子惹人厌的高贵!

叶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与他四目相对时,脑子里闪过四个字——狭路相逢!

极速快三“怎么又是你?”

“我是今天的伴郎,齐彧!”

极速快三她又惊又恨,齐彧倒是云淡风轻。

一身笔挺的西装,身材高大挺拔,愈发出挑了。

即使在英俊的伴郎团里,也丝毫不逊色。

分明是英国绅士的优雅气质,却长了一张水墨画般漂亮的脸,一眼惊艳,魅力独特。

好像出现在哪里,都不显得突兀,反而增色不少!

“这么巧?”京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三天内两次撞上,还真只能用缘分来解释!

“冤家路窄!”

新娘房间热热闹闹,吵闹得很,齐彧却把叶宝拦在厅里,一双含笑的水墨眼睛清澈透亮又聪明。

“修车的钱,是不是该算算?”

“你确定这是适合的场合?”叶宝翻了个白眼,痛恨资本主义的残酷。

“我又不会欠你的!婚礼完了再算!”

说罢甩下他进房间闹新娘去了,然而总感觉被一双眼睛盯着,转头,齐彧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极速快三再转头,齐彧还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笑得她背脊一阵阵凉。

她咬了咬牙。

笑!笑什么笑?就算他笑成一朵花,她也不会多还他半毛钱!

……

接到新娘后,一行人赶往婚宴场地。

婚礼有两场,第一场在海边,阳光明媚,绿草如茵,海水湛蓝,气氛浪漫。

即便叶宝这种不想结婚的人,也觉得这是梦想中婚礼的样子。

所以说有钱真是好,浪漫都是用钱烧出来的!

结婚仪式后,新娘抛花球,十几个女生挤在一起,蓄势待发,蠢蠢欲动。

她被挤在中间,无法脱身。

“准备好了吗?三二一……”

花球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线条,毫无预兆地砸在她身上。

她本能伸手接住,立即被各种羡慕妒忌恨的目光包围。

“你竟然敢抢我的花球!”尹霜恼火地瞪她。

“没有啊,它自己砸我身上的!你想要,那我送给你好了!”叶宝赶紧把花球递过去,尹霜接了,转瞬又笑得明媚,“呐!是你心甘情愿送给我的,所以你把结婚好运传给我了!”

“是啊!”求之不得!

极速快三“这倒稀奇了,还有人抢到花球脱手的?”

“我又不想结婚,要花球干吗?甲之熊掌,乙之砒霜!”

“你还挺有个性的,我喜欢,改天一起吃饭,交个朋友?”

叶宝也喜欢和尹霜这种个性直爽,不拐弯抹角的女生打交道,但在这之前还有一个重要问题。

“吃饭,你请?”

“当然!”

“回头我把电话给你!”

 

第5章 婚礼闹剧

中途叶宝去了一趟洗手间,没想到一出来,气氛完全不一样了。

一个疯女人一手箍着新娘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匕首抵住她的脖子,喊着要和她同归于尽。

我勒个去!竟然敢砸她的场子!

叶宝抓起手边的木棍,猫着腰,以椅子为掩护,悄悄从疯女人身后接近她。

找准时机,跳起来一棍子砸向她的后背。

疯女人惨叫一声丢了匕首倒在地上,她扑上去抓住压在她身上,抓住她的手腕。

没挣扎两下,疯女人就晕了过去,保安把她拖走了。

新郎交代了保安几句,朝她感激一笑,温柔安慰受惊的新娘。

然而还有另一道目光紧盯着他,她瞪过去,果然还是齐彧,一手cha在裤袋里,一手手执香槟,很闲散随意的姿态。

眯着眼睛,眼里一点水墨色,笑容深邃,高深莫测。

叶宝才没心情探究他笑容的意思,从他身边经过时,耳旁传来一声。

“我总算领略了,什么叫彪悍的女人无须解释!”含笑的嗓音,辨不出是赞美,还是调侃。

“不然呢?靠你?”叶宝鼻子里出了声气,语气很是不屑,拍拍屁股上的草走人。

白天的海滩婚礼只邀请了几十个人,晚宴则甚为隆重,希尔顿酒店满满当当摆了好几百桌。

新郎新郎对新娘百般疼爱,不舍得她喝酒,挡酒的工作就全落在了她们三个伴娘身上。

极速快三本来她身为第三伴娘,前面又有神勇的尹霜挡着,随便应付就行。

但伴娘礼金实在可观,她本着一分价钱一分服务的原则,也豁出去了,替未成年陆瑶挡了十几杯酒。

小丫头看她的眼神既是感动又是崇拜,她顿时觉得自己特伟大!

你来我往记不得喝了多少杯,总之不少,得有好几瓶。

整个人感觉都要飘起来了,头晕眼花。

极速快三去厕所吐了半个多小时,回来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

她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出酒店,晕晕乎乎地坐在大堂门口的台阶上,孤孤单单的。

一下子好像又回到小时候,被学校的女生欺负得遍体鳞伤不敢回家,躲在外头,就像是被全世界遗弃了!

人在喝醉的时候往往最脆弱,一直努力遗忘的那些记忆,一下子又都回来了!像凶猛的潮水,将她团团围住。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踢了踢她的脚,“没事吧?”

她抬起沉甸甸的脑袋,依稀分辨出那人是齐彧。

心想那张脸真是漂亮,颠倒众生,五官舒展得好看极了,像墨笔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总是云淡风轻,从容优雅的模样。

特别是那双眼睛,像一滴墨,滴进清澈的水里染后慢慢化开,融进她心里去了。

可惜,人品渣得很!

她砸吧两下嘴巴,涩得厉害,摇摇头。

“唔……不太好!”

“我送你回家!”

“你酒驾被抓,我可不想跟你一起进局子!”

极速快三“我没喝酒!”

叶宝想骂人,“你还是人吗?我们都是拿命挡酒……”

“团队合作最重要的是分工,他们负责挡酒,我负责后勤。

你们喝醉了,总要留一个清醒的开车送你们回去不是吗?那两个被灌倒的,我已经送回家了,回头来车你!”

听上去很有道理,可分明是为自己的孬种找借口。

叶宝酒劲上头,烧得又胀又痛,嘴里骂骂咧咧。

“凭什么啊……怎么不是我当后勤?”

“你不想今晚在局里过夜,我也不想!”齐彧笑得甚是温柔,就连讽刺都不带一点锋芒,叶宝想和他吵都吵不起来,只是嘴里咕哝着骂了他几句。

人渣!斯文败类!

“起来,我送你回家!”

 

第6章 送她回家

叶宝咕哝。

极速快三“我不要……我喝醉了,万一你趁机占我便宜,我不是很亏?”

齐彧莞尔。

她知道有多少女人如饥似渴地盼着他齐三公子占便宜吗?

但未免引来一番口舌之争,显得他多自恋,他还是有条有理地和她分析,“你是伴娘我是伴郎,如果我有任何冒犯你的地方,你可以找中介投诉!”

极速快三“到时候我亏都吃了,找中介有什么用?”叶宝撇撇嘴,“你别想骗我……”

“你确定以现在这样的状态回家,不会被其他人占便宜?对方是我,你至少还知道是谁,要告也找得到人。

极速快三要是真遇到色狼,你找谁算账?”

叶宝脑门一阵阵胀痛,疼得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只听到色狼两个字。

她用残存的理智飞快地权衡了一下,决定给他一次机会。

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满嘴酒气地警告:“给我老实点,敢占我便宜,灭了你……唔……车在哪?头痛死了,赶紧回家!”

齐彧见她走路踉跄,怕她摔跤,纯粹出于好心伸手想去搀她,被她推开,“别碰我!”醉成狗了还牛哄哄的样子,逗比得很!

他收回手,绅士地跟在后面。

叶宝三步一踉跄,晕头转向,指着一辆霸气的白色悍马,“这……你的新车?”

“嗯!”

极速快三她红着脸醉醺醺地朝他竖起了大拇指,“有钱!”

齐彧等她上车,替她关上车门,才绕到另一边上了驾驶座,见她两条长腿大摇大摆地搁在仪表台上,忍俊不禁。

“你是在诱惑我?”

大脑胀得快要炸开,叶宝捏了捏眉心,有气无力地哼哼,“我只是喝醉了,但不是喝傻了,我还有底线……你这样的,我不稀罕诱惑!”

他嘴角一扬,发动了车子,车速均匀,开得也很稳。

叶宝紧绷的身子,逐渐放松下来。

极速快三迷迷糊糊地想着还是悍马这种大车好,搁腿一点都不挤。

她养成把腿搁仪表台上的习惯,都是因为陆骁。

几年前他从德国空运回来一辆豪车,据说是他的心头好。

她为了气他,当着他的面把腿搁仪表台上,脚底的泥把车蹭脏了好大一块。

他当时脸就青了,什么也没说,但第二天就换了一辆新车。

她得意洋洋,觉得这方法管用,乐此不疲。

那一年,他整整换了十五辆车!

“现在婚礼结束了,是不是该谈谈赔偿的事了?”齐彧随手掏出一张纸递给他,“这是修理的账单!”

叶宝心骂“万恶的资本主义”,偏偏都是英文,她看不太懂,只看到一串长得吓死人的数字,第一位是2,后面跟着一长串0,一个两个三个……多得数不清,心一下就凉了。

咽了口口水,面上却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大模样。

“我告诉你,我喝醉了,以我现在的酒精含量,就算你骗我打了欠条,也不具备法律效应,你死心吧!”

“哦?”他目视前方,笑笑的,眼睛精明冷清。

“换言之,如果我现在对你怎么样,以你的酒精含量,就算你控告我性侵,同样不具有法律效应?酒后乱性是常有的事,更何况我还这么秀色可餐!”

极速快三他在霓虹中侧过头来,朝她笑得又贱又迷人。

“说不定,我可以反控告你借酒行凶,而我是受害的一方!”

叶宝想骂他怎么还不去死!实在嘴贱到让她头疼欲裂也不得不张嘴反击,凉凉地抽着气。

“你当我瞎了狗眼么?”

“我没说你是狗……”

“这就是我的意思!”叶宝斩钉截铁,“就算我是一只狗,我也不稀罕诱惑你!听懂了吗?”

“哦……这样……”齐彧不怒反笑,丝毫不觉得她的不屑是对自己的侮辱,反倒感觉不被女人待见,也是很奇特的经历。

毕竟,这世上能不把他齐三放在眼里的女人还真没几个。

极速快三迄今为止,她是第一个!

叶宝头疼欲裂中很*地觉得齐彧笑的时候,实在是漂亮极了。

哪怕被她这般嫌弃,也是那样优雅从容的,就像一道光忽然在她漆黑朦胧的世界里绽开,绚烂而耀眼,惊艳无比。

她迷迷糊糊地想着,真正骄傲的人大抵如此。

不管被多不客气地对待,甚至是言语侮辱,也不会让他皱一皱眉头。

就连肩上的尘埃都算不上,他根本无需动心拂去。

他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长了一副好皮囊,看上去也相当富有。

除去人品不说,他身上集中了所有女人的期待,简直就是梦想的化身。

但对她来而言,他是噩梦的化身。

极速快三如果撒旦能从地底下钻出来把他带走,她会感激不尽!

齐彧见她捏着眉心,一张艳若桃李的小脸皱在一起,问:“头很疼?我靠边买点药?”

“不要!我不想欠你钱!”

“就当我送你的,免费!”

她哼声,“然后回头又让我以身相许是吗?”

他又是寻味一笑,“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恶劣?”

叶宝用眼角余光狠狠给了他一记“你说呢?”的眼神,锐利得像刀子。

“ok!当我没问过!”齐彧选择不自讨没趣,尽管这样他觉得这样很有趣。

但凡事都有个度,而他很擅长掌控尺度,在这之间游刃有余。

“如果我没记错,你前面还有尹霜和陆瑶。

第三伴娘,不至于喝得这么醉!”

“你当我想喝?人家给了那么多伴娘礼金,我当然得拿出点诚意来!光拿钱不干活,像话吗!”

“听上去,有钱你什么事都干?”

“差不多吧,原则上来说,只要不违法犯罪,不作歼犯科,不出卖自己,我都干……”

“哦……”他来了句,“原来你也有原则!”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吗?”

要不是疼得没力气,叶宝早就骂人了。

蹭花了一点漆就狮子大张口问她要一百万,他怎么不去抢啊?不是说国外出绅士?可他怎么能恶劣到这种程度,并且还是对她这样一个柔弱无辜,冰清玉洁,楚楚可怜的小女人!简直凶残!

一百万!他当一百块吗?

极速快三那么有钱,别叫她还啊!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河南快3 广西快3 江苏快3 江西快3 江苏快3 极速快3 湖北快3 极速快3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