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薇、顾廷之是主角的小说(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

凌薇、顾廷之是主角的小说(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

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

时间: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作者:白小洛来源:zsy

凌薇、顾廷之是主角的小说(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凌薇、顾廷之免费在线阅读,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是作者白小洛写的精彩解读:姐妹的背叛,丈夫的决绝,一份伪造的亲子证明让她痛失腹中孩子,悲痛欲绝之下远离他乡。三年后,风华归来,身侧早已有良人相伴,面对白莲花的挑衅,凌薇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她高高举起,最后再重重摔下!不是清高自持?那就让她身败名裂!不是高高在上?那就让她坠入尘埃!可这朵白莲花不简单啊,三十六计,轮番上演,凌薇表示有点头疼,但是俗话说得好,走白莲花的路让白莲花无路可走。她既然有张良计,我就有过墙梯......

《爱情通缉令:前妻,别藏了》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005截胡,专门找茬

次日。

阳光从落地窗照射进来,凌薇一觉醒来,拿过手机一看,已经是上午十二点了,脑子里立刻闪过一双墨色的深瞳,形状优美,弧线勾人。

她闭上眼,躺在床上许久,才悠悠叹息一句,将满腔的压抑都吐了出来。

没想到三年过去了……顾廷之对她的影响,还是这么大。

昨天晚上一直熬到半夜,她才勉强有了睡意,随后便是一整晚的梦境,关于那个未出生的孩子,还有顾廷之阴冷又决绝的表情。

凌薇的手指在被子上缓缓缩紧,深吸一口气之后起了身,走向浴室。

镜子里的面容娇媚而精致,早已不复三年前的痕迹,卸了妆之后的五官也依旧清丽有加,不枉费她这些年舍下血本的护肤品。

这三年的每一天,她都在变化,每一天,也都更加渴望回到这里……

极速快三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凌薇拿过低头一看来电显示‘四爷’,是沈司白。

极速快三“喂。”

“开门,爱心午餐到了。”

极速快三凌薇一愣,走向窗边拉开了窗帘,果然一眼就看见了沈司白的车,环抱双臂,勾唇道:“沈总够早的,是因为今天下午的竞标会,所以激动得睡不着吗?”

极速快三“我有什么可激动的?”他笑道:“要激动也是替你激动,这么好的报仇机会,我已经迫不及待要看见顾廷之的脸色了。”

极速快三凌薇一笑,挂了电话,迅速挑了衣服换上,匆匆化了淡妆便出了门。

极速快三沈司白的车子已经停在了路边,手里拿着餐盒,里面的配菜精致,荤素搭配加上水果,已经足够满足他的能量需求。

沈司白一口一口吃着,看了她一眼,视线突然停顿了片刻。

凌薇低头扫视自己身上的米色裙子,“怎么了?”

“没什么。

”沈司白摇头,随后笑着道:“就是替我们顾总惋惜。

他要是知道自己错过了这么个美人儿,保不准会在夜里偷偷哭泣呢。”

“沈四爷,你这张嘴可真是能生出花来。

”凌薇翻了个白眼,坐上了副驾驶,“给我吧。”

沈司白转手,将餐盒递了过去。

她接过,眼神突然一闪,“谢谢。”

“谢?”沈司白睁了睁眼,“没看出来,你居然还知道礼貌两个字怎么写?”

极速快三“当然不是谢你的午餐。

”凌薇咬牙,半晌才道:“是谢谢你……这三年来的照顾。

”她话音一落,表情认真了许多。

沈司白的目光也跟着一闪,随后笑了笑:“为了这事儿……那我就收了这声谢谢了。”

三年前,他第一次看见那个心如死灰的落魄女子时,因为自己难得的善心,反而为自己挖下了一个再也跳不出来的坑……

但是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三年也是他人生中最快乐也最有意义的三年。

车子开动,朝着前方开去。

半小时之后,停在了一家酒店的大厅前。

“你好。

”侍者立刻走上前来,恭敬地低了低头,“请二位出示一下邀请函。”

沈司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

侍者立刻点头道:“请进。”

沈司白伸出手,等着凌薇勾上自己手臂时,才开口低声道:“我打听过了,今天顾氏集团是要拿下城北的一块地,他们做了充足的准备,而且也以顾氏的名望,拿下这块地已经是势在必得。”

“顾氏旗下的商场一直都有能带动发展的能力,不过这一次……顾廷之的团队恐怕没有好好做功课。”

凌薇闻言,眉眼一动,“放心吧,这是你回国之后的第一战,我来为你打响。”

沈司白笑出声来,伸手捂了捂自己的心口:“我真是越来越没有出息了。

听见你要为我打响这一句……啧,差点就被你勾走。

你说实话,其实你的目标不是报仇,是当上沈家的少奶奶吧?”

“去你的……”凌薇瞪眼,推了他一下。

她知道沈司白是开玩笑,所以也肆无忌惮地和他斗嘴,笑容也渐渐灿烂起来。

两人找了个座位坐下,没多久就听见了身后的骚动。

“顾总……”

“顾总您来了。”

脚步声接近,场内原本还有些窃窃私语的声音,在顾廷之接近的这一刹那全都消失。

他身上天生带着王者的气场,浑身没有一处不散着生人勿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凌薇转头,看了他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好,我们开始竞标。

”台上的助理伸手整理了自己的领结,表情冷淡,毫无惊喜。

顾廷之一出现,基本就已经确定了今天的结局,众人脸上也都是恹恹的表情,提不起兴致来。

顾氏集团的团队打了头阵,先是展示优势,随后发出报告和宣传,甚至连商场前景都标了出来,计划书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缺点可寻。

“等等。

”一声女音突然在角落响起。

众人视线偏了偏,顾廷之的眼神也转向了说话的人,待看见出声之人,眼睛突然一眯。

凌薇?她又来做什么?

凌薇的目光落在了顾廷之的脸上,笑容浮上唇角,“刚才贵公司所说的那些优势,我们同样有。

而且贵公司虽然旗下的商场名气大,圈钱快,带动周边发展的能力也强,但毕竟不是专注做房地产的。”

“我们沈氏企业大家应该有所耳闻吧?虽然这些年一直在海外发展,但是国内的资源也不可小觑,资金充足,而且漓海市的商场太多了,缺少的是这样的精品住宅区,我们……”

她越说,顾廷之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这个女人是故意要和他作对了?

昨晚的手链,今天的竞标……果然是长本事了。

凌薇陈述完毕,众人一片哗然,就连台上的助理也是眼冒金光,拍手称快。

极速快三竞标会结束,助理立刻跑向了顾廷之,低声道:“顾总……”

“说。

”顾廷之盯着斜前方的凌薇背影,怒意在眼中不断翻涌。

“我刚才问了竞标结果,这……”助理小声,轻咳了一句。

果然。

那女人的一张嘴,还是说动了卖方。

顾廷之突然起身,朝着凌薇大步走去。

极速快三凌薇余光一晃,转头道:“你去车上等我。”

沈司白看了顾廷之一眼,没有多说,转身离开。

场内顿时只剩下了两人,空气也开始在一片沉重中几乎凝固起来。

“顾总,别来无恙。

”凌薇灿然一笑,随后抬头,脸上则是无所畏惧,无波无澜。

 

006苏小姐,你和顾总感情还好吗

她除了说好久不见,别来无恙,还能说其他的吗?

“不想说点什么吗?”顾廷之唇角一勾,威胁的神色深深扎根在了脸上的每一个表情细节中。

“我和顾总该说的话,三年前就已经说完了。

顾总对我该做的不该做的事,在三年前,也已经做完了,不是么?”

“你还有脸和我提三年前?”顾廷之神色一冷,刚扬起的讥讽笑容再次冷却。

凌薇抿唇,眯着眼睛抬眼:“我为什么没脸提?顾廷之,这事情做错的是你,不是我。

我既然回来了,就没什么可怕的。

今天只是拿了竞标……”

“明天怕是顾氏都要被你攥在手里了吧?”顾廷之突然动了,一把将她的下巴掐着,拎了起来。

凌薇吃痛,拧着眉头抬眼,和顾廷之对视着,眉眼冷了冷,“怎么,顾总现在就承受不了了?”

极速快三顾廷之冷笑一声,眯了眯眼,怒火压下心头,却从眼里冒了出来,手指更紧了。

“有本事就在这里……掐死我。

”凌薇咬牙,忍着扑面而来的窒息感,挑衅之意扎根在每个字里。

顾廷之眉头一动,手指突然一拉,猛地将她扯到了自己身前,低头吻了上去。

“唔!”凌薇瞪大了眼,猛地挣扎起来,气息却不断侵入她的鼻息。

这个男人疯了!

顾廷之的吻一如从前,没有半点怜惜,甚至比从前还要更多了几分霸道。

他一手撑着凌薇的下巴,被迫让她张嘴,一手捏着她的双手,凌薇就算是想要挣扎,也有心无力。

“顾廷之!”她艰难开口,却被他的力道逼得一退再退,退无可退,睁眼和他对视一瞬,却差点沦陷在那样的目光里。

墨色星眸,暗潮汹涌。

她不知道这双眼睛里是什么样的情绪,只知道此刻,她能看见自己惊诧的倒影,还有一丝捉摸不透的复杂感情。

极速快三他……

凌薇晃神间,身后突然出现了高跟鞋踏在地面的脚步,随即便是尖叫声。

“你们!”

顾廷之的动作微微一停,斜眼,在看见门口来人之后,才放开了凌薇。

凌薇立刻软了腿,伸手摸着自己的脖颈,微微喘息了一瞬,咬牙抬眼:“顾廷之,你是不是有病?”

“凌薇!”苏欣晃了晃身子,一脸的不可置信,眼眶已然有泪已泛滥起来,“你们……你们两个……”

极速快三要不是她心里不安想要跟着过来看看,是不是就看不见现在这一幕了?!

凌薇……她果然是有所预谋的!如果不是她主动,廷之怎么可能接近她!

顾廷之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

苏欣的声音太大,已经引起窗外好几个人的注意了。

今天这场竞标有很多记者到场,此刻为了等他出去,应该还没有离开。

照着她这样闹下去,明天不上漓海市头条,才是令人惊讶的事。

凌薇整理了自己的头发,抬起头,恢复了优雅和自如,转眼上下打量了苏欣一下,在看见她眼角泪光的时候,突然觉得让顾廷之发这一会儿的疯,也是值得的。

极速快三她伸手将领口被扒下来的纽扣给缓缓扣上了,轻声道:“顾总,我不管你是气昏头也好,单纯想要惩罚我也好,我希望你知道我们两个的身份,不是能让你任意妄为的。

以后要是再出现这样的事,我会让顾总好好看看,我现在的能耐。”

凌薇说完,转身离开。

“凌薇!你怎么可以这样,身边已经有了他人,为什么还要勾搭他,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苏欣说的是义愤填膺,好像凌薇就是那红杏出墙一般,小跑着想要跟上凌薇。

凌薇轻轻一避,轻松地避开苏欣的手,脚步加快,眼神也更加不屑了。

“凌薇,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打扰我们平静美好的生活?难道在你眼里,我们不该拥有幸福吗?”

凌薇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意思,几步之后便消失在了大厅的尽头。

苏欣一副委屈万分的模样,眉眼红肿,悬泪欲泣,抬腿又要去追,手腕却一把被人给抓住了。

“苏欣,门口都是记者。

”顾廷之道。

苏欣咬牙,哭腔越来越浓:“廷之,她为什么还要来破坏你我的感情,你明明知道我在意的人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

“我知道你一直不想给我身份,但是你难道忘了她是怎么欺骗你的?又是谁不惜和她反目,也要帮你揭开真相的?!”

极速快三“廷之我求求你……你不要回去好不好?她真的不喜欢你……她做了那种事不值得,你看看,她现在身边还有另一个男人……”

“行了!闭嘴。

”顾廷之眼神突然一深,猛地皱起了眉头,眼神尖锐得像要将面前的人扎穿。

苏欣害怕地一抖,无法忽视扑面而来的气势和威胁,泪水一滴一滴地往下砸落,低声道:“廷之,我陪着你这么久了,你都没有一点心动,一点可怜吗?我只希望你能看看我,哪怕是一眼……也好啊……”

门口已经起了骚动,有记者探头朝着这边看过来,显然是被哭声吸引了,随后便是越来越多的摄像机开始朝着这边移动。

“苏小姐?出了什么事吗?”一个记者开口问道。

众人蜂拥而上,将话筒朝着这边递了过来。

“苏小姐,刚才那位小姐出去之后你哭成这样,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顾总,能麻烦您说明一下情况吗?”

“顾总,苏小姐你们的感情还稳定吗?”

苏欣见自己招来了记者,不知所措地止了眼泪,抬头看了看顾廷之。

顾廷之皱眉,转身朝着人群外走去。

“廷之!”苏欣叫了一句。

顾廷之没有回头,径直走到了车上。

周围的记者也和顾廷之打过交道,没人敢再围上去,他走过的地方也自动让出一条道来,但是依然止不住众人脸上闪烁的八卦光芒。

车门一关,顾廷之坐在了车后座上,眉眼浸透了寒冰。

半晌,他朝着椅背上靠去,呼吸深沉了几分。

“顾,顾总……去哪儿?”司机回头,小心翼翼问了一句。

“三生酒吧。

”薄唇轻启,吐出一个酒吧的名字。

 

007醉了还能这样撩人

“是。

极速快三”司机立刻调转车头,朝着酒吧开去。

夜晚已经悄悄来临,这个酒吧在稍微偏远的地方,到达的时候已经彻底天黑。

顾廷之下车,抬头看了眼三生酒吧的牌子,眼睛眯了眯。

这个酒吧,是他唯一带着凌薇来过的酒吧。

结婚三年,他很少带着她出门。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凌薇性格腼腆内敛,不喜欢应酬,所以他陪着她在家里的时间会更多些。

此刻酒吧还没有真正热闹起来,门内有着歌手,用吉他轻轻弹唱有关于爱情的民谣,十分动人,句句锥心。

顾廷之闭了闭眼,抬腿走了进去,眼神在场内一晃。

侍者小跑着上前,笑着道:“顾总您来啦,还是原来的座位吗?”

他点头,抬腿朝着座位走去,脚步却突然一顿,目光闪了闪。

座位上已经有了人,身材纤细,脖颈悠扬,白皙的手里握着酒瓶,地上还倒了几个瓶瓶罐罐,红的白的,都是烈酒。

凌薇?

他的目光猛地一滞,缓缓咬了牙。

她不是脱胎换骨回来了么?她不是忘记了所有往事么?她不是想要报复么?现在又算什么?

极速快三“诶这人……”侍者一慌,立刻抬手招来保镖:“快快!把她拎旁边去!”

“不用。

”顾廷之扔下一句,不顾侍者诧异的目光,抬腿上前。

脚步在凌薇面前站定了,没有开口,而是抽走了她手里的酒瓶。

“喂,我的……”凌薇抬眼,模模糊糊看着面前的人影,突然一愣,随即伸出食指点了点空气:“我真是疯了……现在还有幻觉……”

顾廷之闭眼,看了眼酒瓶,仰头,尽数将瓶子里的液体灌进了自己的喉咙。

入口的酒味辛辣,还带着她身上香甜的气息。

极速快三他心里一阵烦躁,从看着她金光闪耀走进门的那一刹那,自己的情绪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这三年来他也过得百爪挠心,梦到她流产,查不到她的下落,一遍一遍想着她倒地之后的眼神和画面……

她一走,他才知道早已经习惯了这个人的陪伴。

而且……恐怕还不仅仅是习惯。

顾廷之咬牙,深深吸了口气,强硬地压下了自己胸腔里翻涌起来的情绪,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失态。

凌薇突然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顾廷之的肚子,在触到一片坚硬之后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像真的……”

顾廷之立刻觉得自己的小腹一热,竟然在她刚才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之后……起了反应。

极速快三喉头一紧,他咬牙将凌薇给拎了起来,转身朝着酒吧门口走去,推进了车里。

司机猛地转头,诧异地抬眼,在看见车后座还多了个女人之后,顿时结巴起来:“顾顾顾总?这……”

顾廷之也上了车,看了身边的女人一眼。

如果现在将她带回去,苏小姐恐怕要尖声叫上一整个晚上。

“你住哪里?”他开口。

凌薇眯眼,笑容始终氤氲在唇瓣,但也只是笑着,不发一言。

“我问你住哪里?”顾廷之耗尽了所有耐心,再次开口问了一句。

极速快三凌薇摇摇晃晃,倒在了他的肩头。

温热的触感挠得顾廷之心底痒痒,好不容易将这种感觉给忽视,忍了下去,凌薇又开始不安分起来,一双纤细的手指攀上他的脖颈,轻轻触碰,似乎在验证面前人的真伪。

这女人……喝醉酒之后怎么就打回原形了?

“去最近的酒店。

极速快三”顾廷之伸手,撇开了她的爪子,冷着脸开口。

“是!”司机立刻开车,速度和自己的心跳一样快。

极速快三英皇酒店,到了。

“顾总,需要帮忙吗?”司机试探道。

顾廷之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冰凉彻骨,瞬间就让司机识趣地闭上了嘴,讪讪转头,等他再次转头时,顾廷之已经消失在了酒店里。

房间。

凌薇在他怀里轻轻踢着腿,恍然间意识到了自己在的地方并不是家,听见密码解锁的声音,沉重的睫毛动了动。

“顾廷之……”她开口,吐出三字,轻到几乎听不见。

顾廷之的腿抵在门上,愣了愣,低头看着灯光下那张精致小巧的脸——她睡着的时候少了许多白日里的攻击性,这样的凌薇,更让他觉得熟悉。

“再叫一次。

极速快三”鬼使神差的,他开了口,命令式的腔调在整个走廊里响起。

凌薇动了动嘴角,朝着他怀里钻着,仿佛刚才那一句只是顾廷之的幻觉罢了。

他作罢,抬腿踢开门,又一勾,将门关上了。

砰——

空气的温度陡然间热了些,她喷在自己胸膛上的气息也更加明显,连带着心跳声,香味,甚至她睫毛煽动的声音……都好像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顾廷之闭眼,表情隐忍而复杂,突然伸手将凌薇一甩,扔在了床上,转身就走。

“嗯……”凌薇呢喃一句,类似哭腔。

哭了?

他瞬间就止了脚步,挑眉转头,手腕上却被紧紧一握,下一秒,那个娇小的身体再次依偎上来,似乎是眷恋他怀里的热度。

极速快三“廷之……”带着一丝委屈,一丝讨好的声音再次响起,浓浓的醉意让凌薇的双颊微红,看起来更加可爱了几分。

这一次,他听得清清楚楚,是他的名字。

顾廷之咬牙低头,一把捏住了凌薇的脸,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将她拉开,低声道:“凌薇,你是装醉吧?”

真醉了还能这样撩人?

凌薇没有挣扎,任由他撑着自己的脑袋,手指只是在空中虚虚晃动两下,抓住他的衣角之后便一脸满足地再不放开。

顾廷之的忍耐力在她的动作之后开始一点一点崩塌,深深吸了口气,全身的血液都朝着头上涌去。

他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感觉,与其说这种失控让他烦躁,不如说……让他恐惧。

这辈子不论是商场还是情场,他的角色向来只是负责冷眼旁观,而对于凌薇这个女人,在她回来之前,他也一直都是没有意识到任何异样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什么东西……彻底不一样了。

这个曾经缩在他怀里,乖得像只猫似的女人,三年后的今天居然可以轻易操纵他的情绪,让他发怒,讥讽,甚至百爪挠心……

“抱。”

凌薇声音依旧很轻,顺势靠近了顾廷之的怀里,蹭了一下。

极速快三顾廷之猛地低头,再也压抑不住自己身体里的烈火,欺身而上。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极速快3 上海快三 极速快3 江西快3 河北快3 广东快乐十分 百万彩票 全民彩票 河北快3开奖 江苏快3